用心给您提供最好的内容,在您的日常生活休闲中,能给您带来一份简单的阅读快乐! - 百知鸟文集 _ BaiZhiNiao.Cn 手机浏览 加入收藏   
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情感天地 > 爱情故事 > 

危险的家伙

作者:好人不和狗斗     时间:2020-12-30     浏览:839    
危险的家伙


  刘淼是个离家打工的女孩,今天是她搬新家的第一天,早早地她就找到了工人替她搬家具,这般一趟家具还真不少。刘淼告诉他们哪个东西放在哪里,那些工人们也都很听她的。
  
  终于都搬完了,带头的工人走到她面前说:“好了,都搬完了。”
  
  刘淼说:“嗯,谢谢你们。”
  
  那个工人用手捂着嘴咳嗽两声,然后伸出手摊开手掌,刘淼立刻懂了——他是想要钱。刘淼给了他应有的工钱,那个工人热情一笑:“谢谢,我会把屋子垃圾都收拾干净。”
  
  “哦,那太谢谢你了。”刘淼有礼貌的回应。
  
  到了中午,终于忙完了,刘淼做了好几份寿司,搬过来当然要认识认识楼上楼下的这些邻居,都做好了之后他找来了几个盘子,把这一锅的寿司分别放在几个盘子里。然后端着一盘盘的寿司给邻居们送去,并且向邻居们介绍她是新搬来的,邻居们都夸她是个好女孩,还有的不好意思收下,干脆给了刘淼一袋零食、小食品之类的东西。
  
  回到厨房里,他忽然感觉到还有一家,她走到窗户旁,看见楼下的车库里好像住着一个人,她记得来的时候看见过那里住着一个男的。
  
  于是,刘淼带着最后一份寿司给他端了下去。
  
  来到车库前,刘淼先是敲了几下门,敲了很久从里面开门出来一个男人,他头发凌乱,衣衫不整,但是他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仿佛眼睛就能杀死一个人一样。刘淼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她端上自己做的东西说:“你好,我是新搬来的,这是我做的寿司请你收下。”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很紧张,他看了看四周说:“谢谢,我不要,你赶紧走,这里很危险!”说完,他就关上门了。刘淼瞪了他一眼偷着骂他:“什么人啊,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没礼貌的。”
  
  直到一天深夜里,风雨交加,刘淼冻得浑身直哆嗦,她别着挎包匆匆往家里赶。突然,从小巷子里窜出一个黑影,他一把拽过刘淼的钱包,但是刘淼拼命地喊叫:“来人啊……抢劫啦……”但是,四周一个人也没有。那个劫匪不依不饶,慌乱中刘淼的一串钥匙掉在了地上,那个人拼命地抢,但刘淼说什么也不给他,对于一个打工的人来说钱包是多少心血啊。
  
  这时,一辆汽车停在了他们旁边,从里面下来一个人上去一脚踹开那个劫匪,虽然是黑夜,但是刘淼还是看见了他——是楼下车库里的那个家伙,那个家伙把劫匪踹到了墙上,然后拳头像雨点一样朝他打过去,然后把他拽过来右脚一下子踢到了他耳朵上,再一个回旋踢,右脚踢在了他脑袋上,那个劫匪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被他打倒在地上嘴里直吐血。他再冲上去把劫匪扶起来朝他肚子上猛打,一连打了好几拳,然后一个飞脚把他踹到了墙上,紧接着把右脚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  
  刘淼急忙跑过来说:“行了,放了他吧。”
  
  那个劫匪被脚顶在脖子上喘不上起来,他说:“放了我吧,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,我也是被逼的……”
  
  他放下了脚,然后,从兜里掏出一百元扔给他,警告他:“快点滚!赶紧买点东西吃,然后再找一份工作!”
  
  那个劫匪捡起钱连忙说:“谢谢!谢谢!我以后再也不抢了。”说完他急忙跑掉了。
  
  刘淼惊讶地说:“哇塞,你练过功夫?这么厉害。”
  
  他很不耐烦地说:“别瞎说,赶紧回家。”他正要钻进了车里,刘淼说:“我都要冻死了你都不送我一段吗?”
  
  他看了看刘淼,刘淼只穿着一件连衣裙,还是超短裙,脚上穿着一双凉鞋,整个人都被淋透了,他瞪了她一眼说:“穿得这么少肯定不是正经人。”
  
  刘淼有些生气:“你别瞎乱说好不好,我就是一个服装店售货员怎么就不正经了,我要是知道晚上下雨早上肯定会带个雨伞出来。”
  
  他看了看四周,感觉没有人就说:“行了,上车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  
  刘淼急忙跑进了车里,坐在了后面,刘淼一进车里就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  
  “你问这个干吗!”仿佛他对她充满了戒备。
  
  刘淼说:“你帮助过我我总得记得你的名字吧,不然以后怎么回报你啊?”
  
  他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叫我庄毅好了。”
  
  “庄毅?好了,我记住你的名字了。”
  
  “别到外面乱和别人说我的名字!”
  
  “为什么啊?”
  
  “别管那么多,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去做。”刘淼对他有些害怕,不敢再说一句话了。
  
  车开到了庄毅的车库旁,庄毅转过头对她说:“喂,到家了,你上去吧。还是……来我家坐坐。”
  
 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热情,刘淼说:“那我就先到你家坐坐吧,我是爱交朋友的人。”
  
  说完,两个人就下了车,刘淼打开车库的小门她先进去打开大门,庄毅把车缓缓地开了进来,然后关上大门。刘淼转过身看见这间车库里有床、桌子、一把椅子、窗台上还有几个水杯和一个饮水机。这间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屋子,她弯下腰偷偷地瞧了瞧,那是厨房!有电磁炉、电饭锅和水壶,尽头还有一扇窗户。屋子如此简陋以前真是没见过,她开始有些诧异为什么要住这里?
  
  一下车庄毅就翻出自己的衣服和裤子,递给刘淼说:“卫生间在里面,你去换一下吧。”刘淼说:“谢谢。”然后接过衣服裤子走进卫生间里,换好了衣裤,这衣服裤子比她大了一圈,感觉肥肥的,像个大胖子。然后把自己的连衣裙挂在电暖气上面挂起来。
  
  庄毅拎着刚买回来的菜下来,刘淼急忙接过来说:“给我吧,今天的晚饭我来做吧。”
  
  庄毅对她很不信任:“你行吗?”
  
  她笑了笑说:“放心吧,我手艺很好的。”说完,她拎着菜来到了厨房里,他告诉庄毅:“你先躺床上等一会吧,一会就好。”刘淼先是摘菜,然后洗菜,最后放在热锅里炒菜,刘淼一边炒菜一边拿出手机对着自己拍一张照片,自言自语地说“美美的一天,今天是我第一次进入楼下那个家伙的家里。”
  
  突然,庄毅一把抢过手机,刘淼一脸不高兴地问:“你干嘛啊?”庄毅一边删除照片一边警告她:“不许拍照,你要是再拍我就把你手机摔了!”删除照片后把手机扔在了橱柜上,然后转身就出去了。刘淼愣了半天,心里暗骂:这人真是怪,怎么说风是风说雨就是雨,懒得理你。
  
  做好了饭菜,刘淼把饭菜盛好端到庄毅的面前,一股香味扑鼻而来,庄毅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放在嘴里,却是很香,庄毅有点忍不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  
  刘淼坐下来说:“怎么样?还行吧?”
  
  他点了点头说:“还行,你和谁学的?”
  
  “在网上学的,我妈说女人不会做家务就嫁不出去。”
  
  两个人在屋里吃着,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完全没有停的意思。都吃完了,刘淼和庄毅收拾好了碗筷,并且和他一起刷碗刷筷子。庄毅说:“时候不早了,你就穿这身上去吧,带好你的东西,明天早上再还给我。”
  
  刘淼感激不尽,只不过嘴上没有说出来,庄毅抢过她手里的盘子说:“给我吧,明天你还要工作呢,这些我来吧。”
  
  “哦,那我回去咯。”刘淼看了他一眼拿起电暖气上的裙子就走了出去。
  
  庄毅刷完碗筷关掉了灯,一个人对着电脑,里面放着各国的特种部队作战技巧,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脑屏幕,仿佛要钻进去一样。
  
  这时,他听见有人敲门,庄毅关掉电脑,轻轻地走到了门后面……这么晚了谁会来呢?他一只手握着门把,另一只手伸进裤兜里,握着家伙。然后偷偷地趴在门缝往外看——又是她!
  
  庄毅放下心打开了门,刘淼又回来了,站在他门口,全身又湿透了,她说:“我的钥匙丢了,我进不去屋了。”
  
  “你的钥匙呢?”
  
  “可能遇到劫匪的时候掉了,我能不能先在住一晚,明天我就找开锁公司。”
  
  庄毅真拿他没办法,他又仔细地观察了周围,似乎没有动静,便把她拉进来了。关上门后,又找了一些新衣服裤子,把那些湿的放在电暖气上面,一晚上就干。
  
  刘淼说:“你睡床上,我睡地下吧,我刚来这里的时候经常睡大街。”
  
  “什么?睡大街?”庄毅似乎有些吃惊。
  
  “是啊,刚开始来的时候又没有钱,租不起房就睡大街了。”
  
  “你胆子可真大啊,你不怕坏人把你拐跑了。”
  
  “呵呵,我从小就胆大,有时候即使害怕也没办法。”
  
  “行了,这样吧,你睡床上,我睡地上,哪有男人睡床上,女人睡地下的道理?”
  
  刘淼笑了笑说:“呵呵,那谢谢了,明天的早餐我来解决。”
  
  第二天一早,刘淼早早地就醒了,庄毅还在呼呼地睡懒觉。早上应该吃点清淡的,所以刘淼给他做了水煮牛肉。
  
 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了,刘淼跑去开门,她从庄毅的脸旁跑过去,庄毅还没醒过来。刘淼跑了过去打开了门——是一个穿着军装的老男人直挺挺地站在那里,刘淼不知所措地问:“你找谁啊……”那个老男人笑了笑说:“小姑娘,我找我的战友庄毅。”
  
  “你是……”
  
  他说:“我叫周森。”然后他指了指胳膊上的臂章,那里赫然写着:中国陆军特种部队!刘淼傻了,她惊讶地指了指屋里问:“你说……他是特种部队的?”
  
  “嗯,不错,我都表明了我的身份,现在能进去了吗?”
  
  她仿佛刚睡醒一样:“哦,进来吧。”
  
  把他迎了进来,刘淼在后面关上了门,然后跟着走进来。突然,庄毅仿佛从空中降落下来极快地掏出手枪指向了周森,周森一愣:“注意点,是我。”
  
  庄毅放下了手枪,刚才紧张得喘着粗气,两个人坐在了桌子旁边。周森对着刘淼说:“我想和庄毅谈点事。”
  
  刘淼明白了,她说:“哦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说完,她转身就出去了,走到外面,把耳朵放在门上,偷偷地听着里面说话声。
  
  周森说:“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承诺的吗?”
  
  庄毅说:“我没忘。”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几个月前——那天午夜,他们乘坐直升机,降落在山上的空地上,然后几个人飞快的闯入了缅甸大毒枭洛桑的家里,他们冲进屋内消灭了所有武装分子,然后跑到楼顶将还没来得及反抗的洛桑乱枪打死。事后,经上级决定,为了保护此次行动所有人员的安全,立即免去了此次行动所有人员的军职,并且从军人的名单里永远的消除了他们的姓名。从那一刻起他们不能交朋友,不能上网聊天,不能和身边任何人亲近,因为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到报复,直到警方将洛桑剩余的手下收入法网为止。
  
  周森说:“我能理解你枯燥、孤独、寂寞。但是你忘了你当初的身份了吗?你这样接近她很有可能让敌人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,暗杀、绑架、恐怖袭击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!”周森越说越严厉了。庄毅不敢反驳,他低下了头说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  
  然后,周森站起来说:“别忘了你的使命是什么。”
  
  庄毅也站了起来说:“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?警方到现在还没有破案,如果一辈子都破不了案我就这样无牵无挂一辈子?”
  
  这句话刺痛了周森的心,他说:“再等等,快了。”
  
  这回庄毅更大声了:“我都无聊死了,整天待在这破地方不说一句话谁能理解我?比起当官的吃海鲜、洗桑拿、满旅游景点转悠我还算个什么?”
  
  周森说:“行了,我在警界里已经找遍了所有认识的朋友,他们会尽快破案的,等抓到了洛桑所有的手下你就自由了,我先走了,不用送了。”
  
  他转身就走了,走出门看见刘淼还站在外面等着。周森对她说:“小姑娘,好自为之吧。”然后看了她几眼就走了。
  
  刘淼走进了屋里,看见庄毅坐在椅子上,眼睛通红,嘴里喘着粗气,像受气一样。刘淼小心翼翼地说:“咱们……还是先吃饭吧……”
  
  庄毅指着门说:“你现在,赶紧从这里滚出去!”
  
  刘淼一惊!她急忙说:“我还没吃饭呢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  
  “你给我滚……”庄毅大叫一声一脚踢翻了桌子,那份水煮牛肉撒了一地,然后他又抡起椅子狠狠地往地上砸,他开始乱扔东西,把东西扔得乱七八糟的。
  
  刘淼害怕得大叫一声:“好了,我走!我走!你别再扔东西了。”此时,她眼睛里已满是泪水:“我走就是了,你别再摔东西了。”
  
  “你给我滚——”庄毅像发怒的豹子一样气的满脸通红。
  
  刘淼走出去以后,庄毅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头嚎啕大哭起来,不一会,他慢慢地站起来,扶起桌子,捡起刚才打翻的大碗,然后,他拿着筷子眼含着泪水夹起地上的水煮牛肉一点一点把那些吃完。
  
  天快要黑了,太阳完全落下去了,只留下一点它残余的光芒把天空照成深蓝色。
  
  一个小男孩敲响了庄毅库房的门,不一会,庄毅从里面走了出来。那个小男孩递给他一张信封说:“叔叔,那边有个叔叔让我把这个给你。”庄毅接过信封问:“是谁让你给我的?”
  
  小男孩指了指街道说:“就是那个人。”
  
  庄毅一眼望去,那里一个人也没有,小男孩回头一看,刚才的那个叔叔已经不见了。庄毅说:“好了,谢谢你了。”
  
  “不客气。”小男孩回应一句就跑了。
  
  回到屋内,庄毅打开信封,发现里面是一张U盘。庄毅把这U盘放进电脑里,他打开了U盘。他顿时惊呆了,仿佛被噩梦惊醒一般——电脑里显示着刘淼被人绑在了一张椅子上,眼睛和嘴用布蒙着,身后站着两个蒙面人,他们手里各拿着AK47,,只留下两只眼睛在外面,电脑里说出了一段话:我是纳兰,我们终于找到你了,明天咱们约个地点,如果你不来这个女孩就没命了。
  
  庄毅猛地站起来一拳打在了墙上,他被气得“呼哧呼哧……”大喘着粗气。
  
  午夜,庄毅坐在电脑前发呆,已经很晚了,但他没有一点睡意,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白天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按照约定的地点,庄毅来到了山里的一处废旧的工厂,厂子特别大,周围都是树林。庄毅一下车就上来两个蒙着脸的彪形大汉,他们随便在庄毅身上乱搜一番,感觉没带武器就让他进去。
  
  棒子像雨点一样打过来,按在地上一点都站不起来,庄毅已经满脸是血了。这时,他们都散开了,尔康走了过来,一把揪起他的头发问:“你的教官是谁?”
  
  庄毅那张布满血丝的脸已经睁不开眼睛了,他回应了一句:“你大爷。”
  
  “啪!”一声响亮的耳光,那几个人把他扶起来,尔康握紧拳头一拳一拳朝他打过去,每打一下,他都会惨叫一声。纳兰一身皮大衣,一副墨镜,站在二楼的平台上往下看。尔康又揪起他的头发问:“别不识好歹,我问你,你的教官是谁?”
  
  “你大爷……”刚说完,尔康挥起棒子重重地打在了庄毅的脑袋上。他只感觉到头晕目眩,侧躺在地上脑袋里“嗡嗡……”作响。纳兰说:“真不愧是特种兵出身,骨头真硬。不过,我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她的脑袋硬。”
  
  他说完,两个人就压着一个女人来到庄毅的面前。庄毅做起来一看——竟然是刘淼,她头发凌乱,脸上到处都是泪痕,低声的哭泣着。尔康将手枪对准了刘淼的头!纳兰说:“给你五秒钟的时间,如果我秒钟以后你还不说你的教官是谁,她就没命了。”
  
  毅看着她心里满是纠结,而刘淼也只能不停的抽泣着。纳兰开始喊了:“一……二……三……”刘淼哭得很厉害,从脸上已经看不清她恐惧的表情了。纳兰继续喊:“四……你真的想看到她的脑袋在你面前爆开吗?五……”
  
  “等一等……我说……我说……”就差零点零几秒的时候庄毅终于屈服了,他哭着说:“我说,你们放开她,我要抱着她。”
  
  尔康放开了刘淼,刘淼一下就扑到了庄毅的怀里。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庄毅在她耳边说:“别害怕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哭了很久。纳兰不耐烦了:“我再给你五秒钟,如果你还不说,后果我就不用说了。”尔康的枪再次举了起来。庄毅一惊!又来了。“一……二……”庄毅看着手上的手表,指针慢慢地走到了九。纳兰数得很慢,而手表的秒针正努力地朝十二奔跑着。纳兰接着数:“三……四……五!”到十二了!庄毅抱紧刘淼猛地扑到了一边!
  
  突然,“哄——”地震般的响声从墙里冲了出来——那是一辆装甲车,冲过来两发子弹就打在了尔康的胸膛上,血一下子向前喷出半米远。
  
  装甲车冲过来将没跑走的几个人压在了底下,一个蒙面人躺地上痛苦的嚎叫着,他的大腿中间已经明显的凹了下去,血像漏水一样流淌出来……
  
  这些武装分子往门外跑,但是,门外的上空俯冲下来一架直升机,直升机“搜——”一下发出了导弹,把逃跑的那几个人炸得粉身碎骨,然后,飞进了屋里,在屋里用火炮向那些武装分子扫射,纳兰他们急忙往楼上跑,直升机在工厂里扫射飞行几圈之后没有人就飞出去了。
  
  这时,周森也来了,他急忙跑到了庄毅的面前说:“你没事吧。”
  
  “我没事。”庄毅回应了他一句。
  
  周森说:“兄弟,回去好好谢谢这个姑娘,顺便把你们俩的事都办了,呵呵呵。”
  
  突然,一只手抓住了庄毅的脚,庄毅被拽倒了,他回头一看——尔康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庄毅的脚,他奸笑着说:“你们已经跑不了了,这里到处都安装了炸弹,呵呵呵呵呵……”听了这句话周森急忙对着对讲机喊:“所有人停止行动,快撤,这里有炸弹!”庄毅狠狠地踹他,但是他就是不松手,周森拿出枪对着他就是两枪。尔康死了,庄毅一脚踹开他,他顿时就愣住了——尔康的手和他的脚被一副手铐子铐住了。周森用95式向手铐子连开了好几枪,每开一枪手铐上就会蹦出一串火花。但是,手铐还是丝毫没有断开的意思。没办法了他只好扶起刘淼往外跑,刘淼手紧紧地抓着庄毅不肯放开,朝他大叫一声:“庄毅……”庄毅站起来刚跑了两步就被手铐拽倒了,最后还是被周森拽开了,两个人急忙往外跑。
  
  就在这时,后面的火花迅速开花,一阵阵的震耳欲聋的响声在后面响起,后面的地面已经完全被掀起来了。周森拽着刘淼急忙往外跑,就在他们刚跳出工厂的时候,后面的火爪朝他们抓了过来,但还是没抓到他们。
  
  除了庄毅以外,其他人都出来了。刘淼急忙和周森说:“快去救庄毅啊……快点去啊。”
  
  周森立即下命令:“庄毅还在里面,快点去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  
  他们刚跑出不远,突然看见两个人影从工厂里走了出来,其他人的枪急忙对准了他们,他们完全走出来才看见是纳兰拽着庄毅,庄毅还活着!他的脚上手铐另一头已经没有尔康的手了。刘淼又惊又喜,她对着周森说:“是庄毅,快去就他啊。”
  
  纳兰拽起庄毅,把他挡在了前面,右手的手枪对准了庄毅的头。周森喊道:“把他放了,你把我当成你的人质。”
  
  “你别想骗我,你们一秒就能让我死,只要答应我几个要求我或许还能放开他。你们把枪都放下,包括狙击手。”纳兰见他们没放下枪对着庄毅的腿“嘭!”一枪,庄毅惨叫一声血从腿上喷了出来。刘淼一惊,她捂住了嘴。周森只好答应他:“把枪都放下吧。”
  
  见所有人都放低了枪口,纳兰又说:“给我一辆汽车。我一句话不会和你们说两遍。”周森,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“给他一辆汽车。”
  
  庄毅大呼出一口气,然后他对刘淼着大声说:“刘淼,我回去了咱们就结婚吧,自从我认识你以后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女孩。”这时,他的脑袋里浮现出刚开始给他送的寿司,后来,在雨夜里接她回家,她做饭,两个人一起吃饭,她会做饭,心肠还那么好。他咬着牙说:“王八蛋,你***吧!”突然,庄毅拽住纳兰的枪朝自己的头上开了一枪。
  
  周森立即下令:“开枪!”所有人都端起了枪,子弹像下雨一样争先恐后地扑到了纳兰的身上,枪声像放鞭炮一样源源不断响着,纳兰浑身上下不断往外喷血,但子弹根本没有停,他晃晃悠悠的转过了身,全身几乎被打成了马蜂窝,缓缓地倒在了地上。
  
  当刘淼再次打开那个库房的门的时候,已经是人去楼空了,这里就像很久没人住过一样,床上的被子叠成豆腐块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一杯水,还有一本笔记本电脑。看着看着刘淼就坐在床上哭了起来,这里的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  
  几天之后,周森请刘淼吃了一顿饭,周森说:“庄毅已经走了,我现在的心情和你一样。其实我认为,庄毅也是为了你好,爱一个人就是给他幸福,如果我们自己不幸福,怎么能给别人幸福呢?”
  
  刘淼说:“我知道了,我会重新面对生活的。”
  
  周森说“我还有点事,我先走了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  
  座位上只剩下刘淼,他一边吃着碗里的汉堡,眼泪就慢慢地流淌了下来……
  
  (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重名,我们概不负责)
  
  感谢大家的支持,我的qq是646536601,希望能和大家交流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故事,请记住我,好人不和狗斗

喜 欢

472

上一个:
下一个:
 
本站推荐:
一周最热 _ 一周热点的美文文章
友情链接:
人生语录    微语录    语录大全    句子赏析    优美句子摘抄    句子大全    肇庆网站制作    肇庆网站公司    肇庆网络公司    肇庆网站建设    阳江网站建设    阳春网站建设   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我们 - 百知鸟文集声明
Copyright©2021 BaiZhiNiao.Cn 版权所有
粤ICP备15059877号-4
本网文章部分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原作者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三天内按照您的要求处理/广告/建议/联系我们 - Email:2894035371@qq.com
假如内容还不错的话,就分享给朋友仔门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