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给您提供最好的内容,在您的日常生活休闲中,能给您带来一份简单的阅读快乐! - 百知鸟文集 _ BaiZhiNiao.Cn 手机浏览 加入收藏   
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百姓故事 > 鬼故事 > 

异人:第八十、一章

作者:端木语     时间:2020-07-26     浏览:309    
异人:第八十、一章


  第八十章伏羲氏的后人
  
  一拳毫不留情地砸来,呼啸着风声,如同陨石横空,威力无穷,直接与怨灵强者的竹竿撞在一起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能量激射,卷起尘埃,难以目视,附近之人连连后退。
  
  “六道无常!”
  
  宁静身影瞬间消失在当场,这一刹那,他与天空中六道轮回的投影合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  
  一股毁灭的力量从天而降,凌厉无匹,紧紧锁定了怨灵强者。
  
  感受到强大的气势,怨灵强者皱了一下眉头,眼中闪过一丝怒色,但却毫无惧意,手中竹竿向上刺去,一道光芒迸发而出,将降下的力量瞬间击溃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能量波动再次产生,这此胜过先前许多,怨灵强者虽然击溃了这股力量,但显得很勉强,这时又处在能量对轰的中心,顿时被炸飞到地面之上。再起身时,魂魄的力量弱了一些。
  
  “好!很好!一上来便是伤人之招,看我的——人间正道是沧桑!”他的气息陡然一变,站在那里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错觉,任你如何攻击,也无法败他。
  
  宁静见此心里不由发苦,上来便动杀招,实在迫不得已,怪只怪对方太强,只想速战速决。何况,他的每次出手也是极费灵力的。
  
  忽然,怨灵强者动了,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往上冲去,它的目标赫然是六道轮回的投影!
  
  “万岳朝宗!”
  
  天空之中,陡现一个巨大的宁静身影,负手而立,睥睨天地,甫一出现,往天上而去的那股力量停了下来,仿佛被无形之中的一只大手紧紧扼住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怨灵强者的紧咬牙齿,额头上大滴的汗珠滚下,一股股力量不断从体内耗出,补充着那股与宁静人影较劲的力量。
  
  地上的异人和怨灵们目光紧紧锁定战斗,此时竟无一人出声,都屏息关注时局。
  
  “嘭!”
  
  巨大的宁静身影忽然抬起右手,两指轻弹,指向那股欲要冲天而起的力量,一刹那,原本一往无前的力量居然溃散开来。
  
  怨灵强者的魂魄不由自住地撞向身后的地上,直砸出一个几米深的人形大坑。
  
  宁静的身影也瞬间缩小,从天空之中落下,脸色苍白如纸,实力力量不够,硬强借了生死轮回盘之力,而且又是施展强大招式,所以疲惫不堪。
  
  “胜利!”
  
  忽然一声欢呼打破了沉闷的现场,这是异人一方的欢呼。怨灵一方见此,则沉默了下来,自己的强者被打败可不是什么喜事。
  
  然而,作为胜者的宁静却安静的出奇,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大坑,一股不安从他的心头升起。他的目光刹那变成了灰色,紧接着,一股光芒从眼里透出。同时,他的身体忽然往后疾退。
  
  这时,一道身影从大坑中飞出,紧接着,手中的竹竿化为流光射向前方,并以一种不符力学原理的角度,险险让过天之眼中透出的光芒,向着疾退的宁静而去。
  
  而他自己则退无可退的迎上那道光芒,“噗!”,穿透了魂魄之体的胸部,然后,全身颤抖起来,不断有东西从魂魄的体表掉落,化为飞灰。刹那之间,他形体一变,恢复了本来的面貌。
  
  但此时却没有关注的他变化,众人的目光都紧张地注视着宁静,此时,那化为流光的竹竿甚是怪异,哪怕左右腾挪也甩不掉,它也会随之转弯,看样子誓要重创敌人不可!眼看着,即将钻入宁静的体内,因为他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!
  
  “噗!”
  
  血花飞溅,宁静的身体从空中落了下来,但他的身体安然无恙。溅血花的是另一个身躯,花茗——她在那一秒之前冲到了宁静向前,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竹竿。
  
  乍见此景,宁静大吃一惊,立即落到地上,将她躺在怀里,并感受着她的受创程度,“花茗,你怎么这样傻?”
  
  鲜血从后背流出,瞬间染红了大当,花茗躺在宁静的怀中,强笑道:“这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  
  江如诗也在场,此时听了花茗这话,顿时心如刀绞,在被拒绝之后残留的一丁点希望也在这时被粉碎。他痛苦地摇了摇头,离开人群,独自一人悄悄地走了。
  
  “你还记得我和茜茜做伴的一夜吧,那时她已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便让我不论如何也要答应一件事,就是从此以后如她一样爱你。其实,我是自私的,所以我拒绝不了她一再的恳求,只这是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……”花茗虚弱地说道。
  
  宁静点头,有泪水掉下,自己何德何能,让两位女子如此付出。
  
  “花茗,你要不要紧?”焦急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一个步履蹒跚的身影往这里走来,还未靠近便被拦下。
  
  花茗转头看了一眼,就是这一眼,让她愣住了,尔后失声叫道:“舅舅!”
  
  这是一个五十六岁的老男人,望着花茗,眼里充满了担忧,他就是那个怨灵强者,用一种法宝遮掩了本来面貌,这么做就是不想让认识他的人发现,尽管世上所认识他的已经不多。其中,花茗就是一个,而且还是他的外甥女。
  
  拦阻的异人看他们竟有这关系,顿时愣住了,趁他们没有回神的片刻,伏清来到了花茗身边,面露忧色地看着她。
  
  “孩子,我没想到最后伤害到的是你,你怎么……唉!”伏清抬头看了眼宁静,摇了摇头。
  
  见怨灵中的强者靠近宁静,顿时有不少异人要动手,宁静见此立即让他们住手。异人们见宁静神色坚决,便围住他们,手上或兵器或术法,只有伏清不轨,合众人之力便足以瞬息夺其性命。
  
  “舅舅,你怎么成了怨灵之中一员?”花茗脸色苍白,声音微弱。伏清的最后一击虽未要她性命,但也令她受了重创。
  
  伏清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,让花茗服下,又让人帮她拨了兵器,并及时止血,以他之意,要让她立即去往医院。但花茗如何也不肯,强撑着苦痛有话要问他。
  
  伏清着答应了,他的魂魄受了天之眼的伤害,支撑不了多久了,这是他这一生最后的一刻,能够与亲人相伴自然愿意。
  
  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这对我一个将死之人,又有什么可以隐瞒的?”伏清没待花茗开口,便自顾自的说:“这一切要从当年万象小区施工开始,那时我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来完成父亲的遗愿,那就是将这里的怨灵永久镇压,直到湮灭。
  
  世上之人提起大能伏昊的,少有不知晓者,因为他是伏羲氏的后人!而对于他的儿女,却知之甚少,或者认为他没有儿女,实际不上是这样的,他有两位妻子,分别给他生下一男一女。我娘生了我,二娘生了妹妹,我与妹妹相差三十岁。因为各种原因,子女分离,各走一方,即便是我这个长子与父亲相处的日子也极少,他一天到晚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总是很忙,没有时间照顾家庭。
  
  妹妹跟着二娘远走他乡,而我则进入了江湖,凭着天赋以及刻苦修习,我也成为了一个能够降妖除魔的异人。偶然之中,我见到父亲,他便托我,到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,去昔日女间七百城之地,在那里集聚民居,用人气镇压地下数万怨灵,直到灰飞烟灭为至。这是我一生中见的父亲最后一面。
  
  几十年之后,我终于有了这个实力,那时父亲已经去世,便带着女儿来到了这里,并想方设法建了小区。小区的名字是取的,万象意谓世事如云万象。为了镇压怨灵,使居民平安落户,我不惜将双眼抠出,用以强化这里的封印。要知道封印就父亲设的,我对此也知之甚详。
  
  小区建成之后,人越来越多,这些地下的怨灵不断削减,只要再过上些年,必然能够全部消失。可就在这时,发生了一件令我痛心的事情。那是文革时期,我被打成右派,原因是妖言惑众,对此我并不在意,不过换个睡觉的地方罢了。反正我问心无愧,过些时候自然能够正名。
  
  可在这时,一件事情的发生令我再难淡定:我的女儿生产那日,因为他爹是右派,大夫不肯出诊,让她活活痛死,腹中孩儿同样死去!父亲当年布置封印时,便用了自己的精血,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而现在他后人的怨恨的鲜血浸入地下,一下使封印遭到不可修复地破坏,饮了怨恨之血的怨灵更加强大,此消彼长,地下的怨灵渐渐不安起来,但因为人气强盛,他们也无法作怪,但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冲出地面的!
  
  而我则为他们提供了这个机会,从知道女儿死去的那时起,我便发誓:毁了这一切,让怨灵出世,祸害人间,用所有人的命来偿还我的女儿——我恨透这个世界!
  
  从此,我想方设法,让住在这里的人离去,并不断制造各种横死之人,让他们的魂魄帮着消磨封印。如此持续下去,封印终有一天会破灭,数千强大的怨灵出世!偏偏在这要紧的关头,你出现了!”说着,伏清还特别看了宁静一眼。
  
  “当然,只你一人也成不了气候,不会影响我的计划,其实你的出现是让我意识到,这里已经引起了异人的关注,因为在之前,就有异人探头探脑想在这里发现什么。我也是异人,自然知道他们早晚会过来妨碍我,但我不能失败,经营了这么多年,眼看成功在即,我不允许失败!
  
  于是,我舍去肉身成为怨灵的一员,我的血肉之躯如同当年一样,怀恨浸在这片土地之上,几乎将封印全部破坏,但这还不够,虽然只剩下外围的封印,但如此不能出去,就如瓮中之鳖,永远处于被动局面。这才有了怨城的这件法宝的出世,原本他是荣宁涵的构思,却被我更好的使用,将它发挥最大的效益!
  
  但是,你们的到来,彻底瓦解了我的一切努力,一切筹措……”
  
  伏清的声音渐小,围在身边的异人们听了他的经历,多少起了恻隐之心,纷纷收了防范。
  
  花茗挣扎着想要扑入舅舅的怀中,却是扑了一空,险些摔在地上,幸好有眼快者扶住了,她的声音颤抖,不可思议地道:“舅舅,你……”
  
  伏清笑了一笑,在这一刻感到了无比的轻松,终于解下了属于他的,不属于他的一切,“是了,我的魂魄虚弱到了极点,马上化作飞灰。”
  
  这时,他看向了宁静,道:“替我好好照顾她。之前对你对手,是因为我看到这些怨灵没有抵抗的被杀,与他们相处的久了,知道他们原本是无辜之人,谁对谁错很难说得清楚,站在他们一方,他们是没错的。”
  
  “我明白的。”宁静点了点头。
  
  “我记得父亲经常唱颂的一首诗,当初不明其意,经过了这么多年,我终于明白——
  
  谁记得,燧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路。
  
  怎能忘记,神农尝百草,埋骨他乡。
  
  还有人是否知晓,女娲泣血补天,以血肉之精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昌旺。
  
  千百年后,琴瑟和鸣,丝竹悠扬,赞颂至圣大道永昌。
  
  盛世欢歌,大道在上,和谐永高唱,只字不提炎与黄。
  
  小小的牌位都早已遗忘,半尺神龛都无处安放,可否记得有个名字叫炎黄?
  
  莫名心伤。
  
  莫名心伤。
  
  ……”
  
  声音落下,场内一片沉默,无论异人和怨灵,都觉得心里难受,歌声喝出了他的不平,唱出了被遗忘者的悲凉。【恰当否?】
  
  “再见了,最后替我向你的母亲问好,妹妹,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,我比你大了整整三十岁,记得把你抱在怀里之时,你是那样的小,那样的可爱,那样……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魂魄便如沙子一般,点点散落,又飞入空中,进了六道轮回的投影。
  
  “舅舅……”花茗痛叫一声,眩晕了过去。
  
  ……
  
  千里之外的天机山。
  
  黎明将至。
  
  林妙然脸上挂着泪痕,目断西方,那里似有她的牵挂所在。
  
  “哥哥,走好……”
  
  在这一刻,她忽然想起小的时候,一个大男人总是叫自己妹妹,也让他的孩子,那个比自己年纪大了不少的孩子,称自己为姑姑。
  
  昔时的一切都那么美好,只是经历了时间洗练,一切不复……
  
  第八十一章往事
  
  黎明。
  
  一弯淡月隐在远方的天空之上,天边出现了一抹浅浅的白光,太阳的光芒即将透过蓝色天空照向人间。
  
  万象小区已然不复存在,这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,作为封印的中心地带,这里的战况是最激烈的。
  
  一丝寒风乍来,令人不禁一颤,这才想起,此时已经深冬季节,十二月下旬的天气。
  
  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尘埃,但没有往日的阴郁和沉重,从今天起,此处只是人间一个极其普通的地方。
  
  宁静和众异人看着战斗过的地方,心里升起无限感慨,有的人永远地留在了这里,此地的某处,便洒有他的热血,为了生存,有的时候没有对错。
  
  “结束了。”宁静面对着满目的废墟轻声说道。
  
 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,但听在众人耳朵里格外清晰,是啊,结束了。
  
  “宁静,我们要走了。”黑无常附身的朱熹说道,眼里满是不舍。
  
  白无常一如既往的沉默。
  
  他们本是几世交好的朋友,但却阴间两隔,想要再见,可能要等到生死之际,宁静再度轮回之后又要忘记他们,这是多么无奈!
  
  再相见已是百年身,相见时亦是相别时。
  
  宁静点了点头,临别之际,再多的话也表达不了心中的离情,短短些日的相处,他便有一种手足之情,仿佛相识已久、已久。
  
  “保重!”他挥手为黑白无常送行。
  
  黎明时,一个孤单的身影遥望着无尽的远方,那里有他的朋友。
  
  等他回神时,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人,朱熹和杨玮杰。黑白无常借用他们的身体战斗,消耗了他们的体力和精力,战了一夜,他们凡人之躯根本受不了,所以两无常一走,他们就晕倒在地了。
  
  “他们不会有事的,休息一阵子就好了。”
  
  不知什么时候,郑然走了过来,见宁静露出担忧的神色,便出声说道。
  
  宁静点了点头,“大家已经集合好了吧?”
  
  “嗯,随时可以启程离开了。”其实早就集合好了,这句郑然却是没说,他看见宁静因离别而驻立时的身影,似乎有了同感。
  
  “那就好,撤吧。”
  
  郑然答应,转身要走时,忽然停了下来,看着宁静,笑道:“谢谢你!从今往后,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。”说完,他不等宁静反应,直接走了。
  
  “这家伙……”宁静也笑了。
  
  这样想着,忽然感到眼前一暗,“噗通”一声,栽倒在了地上,立即传来一阵惊呼,可是他已经听不见了。
  
  ……
  
 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已经是次日的早上,一股幽幽的香味钻入他的鼻中,甚是好闻。还有,一股药味,令人感到不舒服。
  
  于是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到一张美丽脸蛋近在眼前,似乎能够感受到她的呼吸。
  
  她吃了一惊,把身子往后退了退,紧张地道:“你醒了?”
  
  宁静点了点头,看了看身周,是医院的单人豪华间,“谢谢你,花茗!”感受着脸上的湿润,他看到这个女子在为他用湿毛巾擦脸,更知道她的心。
  
  “我们之间就不用说谢谢……”话刚出口,她便意识到了什么,脸腾地热了。
  
  宁静望着那张没有瑕疵的脸蛋上的微红,一刹那间他失神了。
  
  “我、我睡了多久?”他立即找一个话题转移,生怕对方看到他的冒失。
  
  “一天一夜多一点。”花茗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  
  “哦,期间有人来找过我吗?”
  
  “柳叔来过,郑然来过两三回,昨天还有很多人都看过你。”
  
  “柳叔……对了,柳叔现在在哪儿?我还有事要问他。”宁静想起一件要事,于是问道。
  
  “他已经走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,连弦子也不知道。大概是因为茜茜的事吧。”花茗不无同情地说道。
  
  “啊!”宁静吃了一惊,恨自己睡的太久,错过了时间,一下子失望之极。
  
  “瞧你那模样,呵呵……”花茗见宁静那表情,笑了起来,可笑到一半皱起眉头,似乎很是痛楚。
  
  “笑吧笑吧,让你笑,现在乐极生悲了吧?”唐小柔从门外巴着看了好一会,现在才跳了出来,“虽说你用了灵丹妙药,使身体好了大半,但毕竟伤得重,休养时间短嘛。”
  
  “那她怎么可以……”“可以”后面的话不用说,宁静也想到了。
  
  唐小柔嘿嘿笑道:“谁知道,可能是在梦游,不小心走到这个房间,并拿着毛巾为你擦脸吧。记住,她的房间就在隔壁哦。”
  
  “死丫头!”花茗拿着毛巾就想打她,却因此而牵动伤口,痛叫了一声。
  
  宁静见此,哪里还不明白,一定是对方不放心他,忍着病痛过来照看,心里大为感动。
  
  ……
  
  “你现在怎样了?”宁静吃过早饭,来到花茗的病房。他并没有受伤,只是从醉酒中醒来,又一夜操心和劳累,身体疲乏罢了,休息一天之后就好多了。
  
  花茗侧卧在床,受伤的是后背,所以只能这样躺着,但见宁静来了,便要起身,却被宁静按下,让她多多休息。
  
  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舅舅?”她忽然问道。
  
  宁静看了她一眼,没想到被对方看穿了,其实这也不难理解,他拥有天之眼,可以看透实质,再想他与伏清之间,似乎关系相熟,不然也不会轻易放弃抵抗。当时花茗可是在场的。
  
  他点了点头。
  
  “谢谢你!”花茗自然知道他保守秘密的原因,是怕她伤心,因为在她心里,外公和舅舅是值得自豪的,外公一生为人间安宁付出许多,镇压万象小区的封印如此。而舅舅曾为小区付出了一双眼睛,最后肉身死在这里。
  
  “不用,该我谢你才是,要不是你,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我。”
  
  花茗道:“我说过,我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  
  “我……”宁静看着她,怎么不明白她的情义。
  
  “你不用为难,怎么对我是你的事,我怎样对你是我的事。”花茗说道。【合适她的性格吗?】
  
  病房陷入了沉默。
  
  “柳树临走前,曾找过我。”花茗说。
  
  宁静问道:“他都说了什么?”他的语气稍有急切。
  
  “他说……”花茗一五一十地将柳树的话说了出来——
  
  当年柳树行侠人间,斩妖除魔,一次杀了一个为祸四方的邪魔,可是他后来才知道那个邪魔的来历非同一般,乃是天上某个强大的存在,遗留人间的孽种,而且那个存在又睚眦必报。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已经晚了。
  
  后来妻子怀了孕,生产那日,他回到家中,见初生人世的女儿额上黑纹满布,这是霉运横生之象,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去。于是他便带着孩子,寻找解救的法子,刚走到村口,遇到了一个老妇,她说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怎能见死不救?”
  
  柳树半信半疑把老妇请到家中,那老妇显了身份,告诉他自己是上古女娲之后,有一法子可救爱女,只是异常残忍,可谓以命易命。问她是什么法子,她说,将这股霉运转移到孩子的生母身上,并以我之精血为孩子护身隐匿气机,方能免其厄运。
  
  听了之后,柳树为难起来,但韩瑞雪这个刚生下孩子,就要失去孩子的母亲,坚决答应。最后,柳树拗不过妻子,便也点了头。老妇从口袋之中拿出一块凤凰形状的玉坠,取孩子一滴血液,又将自己的精血压缩,一同封入其中,然后施法将霉运从孩子的身上转移到母亲身上。
  
  做完这一切之后,老妇显得异常疲惫,她临走前说:“玉坠不宜离身,尤其不能破损,不然孩子的命运又回到从前,母亲白白受难。还有,你的妻子要想多活些年头,须以鲜血为力,镇压体内的霉运,但这终究有限,会有一日被霉运反袭。我为女娲之后,却做了这等伤天害理的事,唉……”说完之后,她便离开了。
  
  此后,柳茜茜茁壮成长,如同普通孩子一般,一天天长大,而母亲韩瑞雪则从那日起,日饮动物之鲜血,初时只用少量血液,便感受不到那霉运的胁迫,后来用量渐渐加大。最终,因为忍受不了这妖孽一样的生活,且孩子已经长大,便在痛苦之中自尽而亡。
  
  花茗说完,病房又是一阵沉寂。
  
  “可惜,茜茜最终仍然没有逃脱一出生便注定的命运……”宁静唉叹。
  
  以为逃脱了它的手掌,到最后却悲哀地发现,原来还在掌控中,这就是命运。
  
  “现在我明白,怨灵为什么要夺取天仪了,因为那其中有女娲氏的精血,尽管极其稀薄。女娲抟土造人,泣血补天,一生为族人,在她的心里只有仁爱慈善。那天仪若是落在怨灵手中,必定会会可怜的他们,打开封印,使之重获自由,但用来加强封印,也可以镇压邪魔,安宁人间。”花茗说。
  
  过了一会,宁静问道:“柳叔说了那个存在的名字吗?”
  
  花茗摇了摇头,“没有,他只说,知道不该知道的,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,所以他绝口不提。”
  
  这和师绝顶的话一样,他们对那个害了柳茜茜一家的存在当真讳莫如深。
  
  “柳叔走了之后不久,弦子找过来,说柳叔留书外出,自己要静一静,但她担心,所以了问我,他来这里没有,了不了解他的去向。她听到我不知情的话很失望,并说,如果没有这场意外,自己年底便要和柳树结婚了,他们互相暗恋好多年,眼看可以结合,却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当时考虑到茜茜,还有异人结合生子的问题,所以没有打算要孩子。”花茗说完,显得很是惋惜。
  
  宁静听了也是摇头嗟叹,他们这场婚姻不大可能了。
  
  此时,他想起了自己、林妙然、柳树还有转世的伏清,为了人世间的和平安宁,他们付出了太多,得到的又是什么?念及此处,心里极不爽畅,脱口问道:“这就是异人吗?”
  
  花茗闻言,身子不由一颤。
  
  暂停更新的通知
  
  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写作了,现在发的都是四月份之前完成的章节,有的没有校核就发表了。不是我不肯检查,而是现实中的事,已让我彻底乱了,暂时不可能静下心来写作。第八十一章往事,是女间七百这一故事末章,再往后则是结局部分了,写宁静与陈婉的故事。
  
  现在我不打算继续发表,等现实生活中的事解决了,心安了,再继续创作,到时接着发表。这是对读者的负责,也是对我自己的负责。现在面临的是我一生中重要的决择,真的无法静心写作,迷茫、担忧、纠结等等,总之是各种负面的状态。QQ群114277290,有什么事情方便联系。
  
  抱歉!
  
  


喜 欢

107

上一个:
下一个:
 
相关推荐 _ 等您邂逅的美文
一周最热 _ 一周热点的美文文章
友情链接:
人生语录    微语录    语录大全    句子赏析    优美句子摘抄    句子大全    肇庆网站制作    肇庆网站公司    肇庆网络公司    肇庆网站建设    阳江网站建设    阳春网站建设   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我们 - 百知鸟文集声明
Copyright©2020 BaiZhiNiao.Cn 版权所有
粤ICP备15059877号-4
本网文章部分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原作者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三天内按照您的要求处理/广告/建议/联系我们 - Email:2894035371@qq.com
假如内容还不错的话,就分享给朋友仔门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