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给您提供最好的内容,在您的日常生活休闲中,能给您带来一份简单的阅读快乐! - 百知鸟文集 _ BaiZhiNiao.Cn 手机浏览 加入收藏   
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百姓故事 > 传奇故事 > 

惊天魔术

作者:下午茶     时间:2018-03-02     浏览:435    
惊天魔术


1.特别要求


民国时期,陈县来了个叫“红遍天”的艺班子。他们在县城西北角圈了一块空地,稍加修整就开始打把式、耍魔术、玩杂技。艺团里卧虎藏龙,有瞬间变了面皮跟他人一模一样的,起名叫“一般无二”;有喝酒千杯不醉的,起名叫“不倒仙翁”;有手快得让人难辨真假的,起名叫“无影快手”……场场爆满,场场精彩,观众常把场地围得水泄不通,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大家的叫好声。艺班子的到来,轰动了全城,就连一向好静的陈四爷也来凑热闹。


陈四爷年逾六旬,是城里首屈一指的富户。二十年前,陈四爷还是一文不名,这些年来,他不知从哪里得了一大笔钱,又有县长这个后台,再加上这人古灵精怪,肯在生意上下功夫,终于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:先是经营绸缎庄,后来就有了钱庄、米铺、酒楼,再后来,县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陈四爷占了大半条,可谓家大业大。


这几年,他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,越做越大。近一个月来,全国各地遇到旱灾,很多地方都在闹民变,陈县城里却很安定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陈四爷买了一批枪械,又组建乡团、护院,谁敢妄动?就连县长也要看他几分脸色。


陈四爷的起家一直是个谜,很多人猜测过原因:有人说他是大户人家的败家子,后来浪子回头;也有人说他早些年做过偏门生意,攒下不少钱;更有人说陈四爷祖上是海盗……众说纷纭,但甭管什么原因,他现在的富贵是有目共睹的。


陈四爷有钱,却没啥嗜好,只是偶尔喝喝茶,很少听戏,从不打牌,更不找女人。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他居然来看艺班子表演!


看大名鼎鼎的陈四爷来了,大家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。陈四爷和管家小六子缓步走进场子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挽起袖子的枯瘦老者正在表演“三仙归洞”的戏法,引得大家齐声叫好。


陈四爷并不为所动,他一生见多识广,自然明白,魔术就是用各种方法欺骗观众的眼睛,完全是唬人的游戏。“三仙归洞”只能算是艺班子表演的开胃小菜,他们真正的压轴大戏叫做“水下逃生”。陈四爷此行,就是冲着这来的。


场子中央,“红遍天”别出心裁地挖了一个十米见方的大池子。池子里灌满水,每过三五天,艺班子都要表演一次“水下逃生”。


表演之前,艺班子会随机挑选观众,用铁链捆住魔术师的手脚以及全身,最后把魔术师推入池中。五分钟后,魔术师就会解开手脚上的铁链,从水下游上来,既惊险又刺激。在欢呼声里,铜板像雨点一样投过去,可是钱再多,“水下逃生”也不是每天表演,艺班子解释说,这魔术太危险,魔术师每表演一次都会元气大伤,要大家耐心等待。


陈四爷走到“红遍天”的后台,找到叫李之平的主事,让小六子呈上满满一袋子银元。李之平把银元拿在手里一掂量,足有几百个,这无疑是一笔巨款,比“红遍天”一年的收入还要多。


正所谓“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”。李之平知道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他刚要说话,陈四爷一拱手,道:“听说这里有‘水下逃生’的绝活,我很想见识一下。”


李之平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要等三天之后,另外,也要不了这么多银钱。”小六子在一边嚷道:“我们老爷明天就要看。”


原来,陈四爷刚才付的只是订金,他想把表演“水下逃生”的地点改为县城南面的洪泽湖,时间改在明天,而且还有一个不近人情的要求,那就是:捆绑魔术师的铁链必须由陈四爷提供。


听了陈四爷这么说,李之平连连摇头,这可是要命的事,说戏法人人会变,巧妙各有不同,但无论怎样,戏法说到底都是在手法、道具和人员上做一些特殊的安排,就算亲手准备,“水下逃生”也十分危险。前些年,就有演员差点溺亡。如果现在贸然把道具和地点变了,就不是表演戏法,而是表演玩命了,一个不小心,演员就会葬身湖底。


李之平跟陈四爷说了自己的难处,但他没有一口回绝,而是说要跟魔术师本人商量一下。李之平的顾虑早在陈四爷意料之中,他没有再说什么,拱拱手,离开了。


2.惊天绝技


出人意料的是,李之平很快给了陈四爷回复—魔术师同意表演,时间就定在第二天。不过,魔术师要了一大笔酬劳。钱嘛,是陈四爷最不缺的,于是双方一拍即合。


洪泽湖上,一片风平浪静,真是一个表演的好天气。


一条小船上,陈四爷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。他叫杜子明,中等身材,身穿一套合体的魔术师服装,稍有点瘦,左眼角下有颗朱砂痣,双眼不大,总是眯着,说话的时候偶尔睁开,射出两道光。


“水下逃生”表演本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,更何况现在换了场地和道具,可杜子明眼里看不到丝毫慌乱。陈四爷暗暗吃惊,如此近距离地看着魔术师,他太像心中的那个人了!


此时,岸边已经站满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。大家窃窃私语,从表情不难看出,大家除了兴奋,更多的是紧张和担心。


没多少废话,小六子已经动手把杜子明捆了个结实,两手戴上了手铐。岸上的观众不由地发出阵阵惊呼。一切准备就绪,陈四爷对小六子点了点头。小六子会意,转身一用力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杜子明被推入水中……


湖水比池水要深许多,人落入水中,会很快沉入几十米深的湖底,水下巨大的压力让魔术师的身体承受了沉重的负担,另外,即使魔术师从铁链中挣脱,也要在水中不同的位置作一下简短的停留,否则会因上升速度太快,得上减压病,容易有生命危险。这也是这种魔术表演要在池中,而不是在深不见底的湖里的原因。对于这一点,见多识广的陈四爷是心知肚明的,那个魔术师能活吗?


有好事者已经把这种危险跟观众说了,这更增加了大家的紧张。


杜子明落水后,水面上泛起一阵水泡,很快没有了声息,岸上和船上也是一片沉寂。一分钟,二分钟,五分钟……时间越久,脱困难度越大。陈四爷坐在船上闭目养神,似乎这事压根儿跟自己没啥关系。


足足过了十分钟,水面上还是平静如常,这已经超出人体承受的极限!岸边的老百姓终于屏不住了,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,魔术师该不会已经完蛋了吧?


忽然,有眼尖的人看到小船上站起来一个人,浑身湿嗒嗒的,赫然是杜子明。他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众人的视线,从另一侧的船舷爬上了船。


陈四爷也认出了眼前的魔术师,他“呼”地站起来,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岸上的老百姓也看到了,先是一阵惊愕,随后情不自禁地鼓掌喝彩起来。陈四爷抓住杜子明的手道:“神了,真是神了。”


3.一事相求


陈四爷很清楚,铁链是自己特意去铁匠铺打造的,每一节都做过认真检查,万万不会出问题。眼前的杜子明居然顺利脱困,唯一的解释是什么呢?


陈四爷没食言,当天晚上,他又付给艺班子五百个银元,还请全班人马到自己家里做客,他频频举杯,给艺班子的每个人敬酒,好一派热闹的场面。
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陈四爷有些不胜酒力,去休息了,留下众人继续狂欢。就在大家酒酣之际,小六子避开众人找到杜子明,把他引到陈四爷书房里。


书房里灯火通明,陈四爷静静地直视眼前的杜子明,似乎要把他看穿。杜子明还是那副宠辱不惊的神情。过了一会儿,陈四爷终于像下定决心似的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去。杜子明大吃一惊,连忙把陈四爷扶起来。只见陈四爷已经是满脸泪流,道:“求小友救救我的女儿。”杜子明道:“我只是一个江湖卖艺的,哪有什么本事救您女儿?您女儿怎么了?”


陈四爷说:“小友千万别推托!”陈四爷说起一段家事。原来,大概二十年前,陈四爷到这陈县做生意,当时自己有求于县长,妻子正怀着女儿,就跟县长的儿子从小指腹为婚。


没想到,县长家境富裕,公子哥从小养尊处优,十几岁时就混迹于赌坊、妓院,十七八岁时,不仅元气大亏,还落下了一身花柳病……当然了,这事县长刻意隐瞒,不为众人所知。


可是陈四爷何等精明,这事终有一天传到了他耳中。当初跟县长结为亲家只是权宜之计,而今自己财雄势大,不同往日,再加上县长的儿子又如此不学好,难道让女儿嫁过去守活寡?于是,陈四爷提出了悔婚,县长认为这是天大的羞辱,两家自此成了仇人。


天有不测风云。上个月,女儿得了一场怪病,先是头发落光,后来满嘴胡话,根本起不了床,现在已经几天水米不进,人眼见着不行了。陈四爷找来多位名医诊治,他们都摇头说从未见过这种怪病,最后一个医生说能治好,却需要一味十分难得的药材—夜交藤。


夜交藤就是百姓口中的何首乌。当然,那可不是一般的何首乌,而是要几百年甚至更久年份的。陈四爷买了几种都毫无用处,听说县长家里有一根几百年已成人形的何首乌,可几次登门,人家根本不予理睬,事到如今只好出此下策—出重金让杜子明把东西偷来。


杜子明还想推辞,陈四爷道:“其实,前些天我偷偷看过你的表演,估计你不是一般的魔术师,而是练了缩骨法。为了验证这一想法,我故意让你换了地方,改在洪泽湖上表演,目的就是看看你的真本事。小友,你练成缩骨法无疑!望你看在一个父亲的面上,救下我的女儿,这也是救了我们全家啊……”


说完,陈四爷打开桌上早已准备好的箱子,里面竟然满是银元。


陈四爷说得如泣如诉,杜子明想了想,难道自己能见死不救?于是道:“救人如救火,我答应就是。”


陈四爷听了大喜过望。事不宜迟,当天晚上,陈四爷给杜子明看了何首乌的图片,又给他看了事先准备好的县长家的地形简图。


陈四爷说,全城都知道艺班子在他这里做客,此刻行动,是最好的机会。


小六子把杜子明带到县长家附近。县长府宅在城的南面,有家丁拿着枪不停地巡逻,也算是壁垒森严。杜子明绕着宅子转了一大圈,根本无从下手。正茫然间,无意中瞥见有条水道从县长家通出。他眼睛一亮,慢慢爬到水道口,现在是枯水季节,沟里没有水,洞口只有一尺见方,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入的。这可难不住杜子明,他慢慢运起缩骨法,变成三四岁婴孩大小,顺利地爬进水道……


4.瓮中捉鳖


杜子明顺着水道钻了一阵,前面透过一丝光亮,他侧耳倾听没有动静,就慢慢爬出来,隐身于黑暗的角落里。


县长家的地形早就印在杜子明脑中。进院之后,他定了定神,悄悄向后院探去。进了后院,几幢大房子映入眼帘,何首乌应该就存放在这里。


沿着墙边快走了几步,杜子明忽然瞥见前面有只大狗。此刻,大狗已嗅到了生人的味道,正警惕地蹲下身子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警告声。杜子明胸有成竹地把一块东西扔了过去。大狗见了来物,本能地扑过去,没想到刚碰到那物,大狗竟吓得摔了一个趔趄,如同见了鬼一样缩到角落里,哪有刚才的威武模样?其实,那物是杜子明从艺班子带来的老虎粪便,狗闻了虎王的气味还不吓破胆?


杜子明摸黑来到大屋下。大屋高高的,墙壁厚重,上面有带铁条的小窗。杜子明抛出钩爪,飞快地攀上去之后,用缩骨法顺利地从铁条空隙间钻了进去。大屋里有几排高大的柜子,几分钟后,杜子明终于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那株长成人形的何首乌。


杜子明急忙将得到的宝物揣进怀里,原路返回。一路上十分顺利,只要通过水道即可安全回归。没想到进了水道口,他就觉得里面有些不同,爬到最后才发现,入口居然被一块巨大的石头挡住了。他伸手使劲推了推大石头,石头纹丝不动。他低声叫小六子,希望他赶快来搬开石头,可是除了偶尔传来的虫鸣声,哪里还有半点声音?


此时杜子明满身冷汗,急忙从水道口退出来。现在只能从墙上爬出去,可是墙那么高,抛了几次钩爪都抓空了,响声不大,却惊动了巡视的兵丁。一个兵丁远远地大喊:“什么人?”


杜子明急忙退到旁边。兵丁举着火把走过来,左右察看没有发现异样,小声嘟囔着:“明明听到声音了,难不成见鬼了?邪门了,真晦气。”这时,另一个兵丁发现蹲在角落里颤抖的大狗,不禁“咦”了一声:“花花今天怎么了?”


原来这只大狗叫花花,兵丁一边说话一边把大狗拽出来。先前的兵丁脑筋活,一看狗的模样,道:“不对啊,一定有问题。咱们仔细检查一下,别放走了贼人。”


杜子明在一边听到他们的对话,知道躲在院中迟早会被发现,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,于是他又爬进大房子里。兵丁在院中搜寻无果,为首那人一拍脑袋道:“咱们把里面漏了,走,咱们进房子里搜。只要有人,一定跑不了。”


兵丁进了房子,几支火把将房子照得通明。这时,角落里传来一声响,几个人一齐扑了过去,却是杜子明扔了一个物件过去,故意吸引他们注意,自己似猴子一样敏捷地攀上窗子,“嗖”的一声从孔里钻了出去。没想到脚一落地,后脑就挨了一闷棍。原来那兵丁头子经验丰富,进门之前,已在门窗四周布置了人手,只等他从这里逃呢!


不知过了多久,杜子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。环顾四处,全是各种刑具。原来自己身处囚室,已被五花大绑,那个抓他的兵丁头子正拎着冷水往他脸上浇。


兵丁头子对杜子明道:“没想到,天下还真有会缩骨法的人。”看杜子明不作声,对他说:“我们在你身上搜出了何首乌,人赃俱在,既然进了这里,还是老实交代吧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


杜子明一看情形,知道身陷此处,不说不行,又想到出口被堵,必是受人陷害,就把陈四爷如何发现自己会缩骨法,如何请自己帮忙,自己又如何失手,来了个竹筒倒豆子,和盘托出。


兵丁头子面无表情地听着,等杜子明说完,他慢悠悠地道:“你说陈四爷的女儿病了?”杜子明说是。兵丁头子“哈哈”大笑,仿佛听到世上最有趣的笑话,忽地脸色一变,道:“陈四爷倒是有个女儿,现在若活着,也有十八岁了。可他的女儿得病已经死了好几年。难不成,陈四爷要给阴间的女儿治病?再者,陈四爷富甲一方,这何首乌虽金贵,怕还入不得他的眼。前些年县长姨太太生病缺药材,还是上门讨陈四爷帮忙才治好的,你说他为了一根何首乌让你来偷,这话说破大天也没人信!”


杜子明脸色大变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跟陈四爷无怨无仇,何必诬陷他呢?”


兵丁头子道:“你无非是偷盗不成乱咬人!陈四爷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,他根本没有必要!别说是一根何首乌,就是更贵重的东西,只要他金口一开,县长大人也会双手奉上。”杜子明说可以跟陈四爷当场对质。兵丁头子听了,“嘿嘿”冷笑不止:“你也配?”


当晚,杜子明被狠狠地“修理”一顿,扔进牢里。


第二天,杜子明盗取宝物不成反失手被擒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样传遍全县,大家都在茶余饭后谈论这件诡异的事情。


事情牵扯到陈四爷,好脾气的陈四爷“火”了,第二天就到县里当面澄清事实真相。


陈四爷说,自己当晚确实请艺班子的人喝酒,可自己不胜酒力很快就醉了,有小六子、三姨太和艺班子的人作证。其实,陈四爷即使不来澄清,大家也不会相信杜子明的话。这小子明显是见宝起意,失手又诬陷好人嘛!


临走,“好心”的陈四爷居然为杜子明求情,说他毕竟是年轻人,虽然偷窃却未杀人放火,给他一个机会改过最好。


大家都满口夸陈四爷宅心仁厚,受了诬陷反帮小偷求情。不过,县长告诉陈四爷,那个魔术师已经被打断了双腿,怕是今后再难施展“水下逃生”的绝技了。


陈四爷听了,直呼惋惜。


5.偷天换日


过了几天,陈四爷和小六子提着一个食盒来到大牢,他要来看看“诬陷”自己的魔术师。打开食盒一一摆好,小六子知趣地退了出去。


此时的杜子明两腿一片血污,坐在地上。陈四爷倒了杯酒给他递了过去,杜子明虽然精神有些委顿,但见了陈四爷,还是强打精神,目光似乎要吃人,接过酒,掩面冷冷喝下。


陈四爷对杜子明道:“你一定想问,我为何要陷害你?”他不看杜子明的表情,只是自顾自地说起来:“人人都知道我陈四爷有钱,可是又有谁知道我是如何起家的?今天我就告诉你:我,是靠杀人起家的。这个秘密,埋在我心里已经三十年了……”


事情是这样的:陈四爷年轻时家里穷,他一咬牙就上山当了“胡子”,一起当“胡子”的还有另外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杜淳。开始,他俩合作很愉快,有钱一起花,有酒一起喝。慢慢地,二人有了分歧:陈四爷认为不论是谁,只要有钱就要劫;杜淳认为只能对为富不仁的人下手,只劫财不害命;陈四爷认为钱再多还是少,既然走了这条路,不妨干得越大越好;杜淳则认为盗亦有道,不能太过分……


终于,在做了一单生意之后,他们受到官府的追杀,没办法只好远走他乡。两人决定分开走,分钱的时候,陈四爷见财眼开,趁杜淳不备,就捅了他一刀……后来,他拿着那钱到陈县做起了生意。


多年来,有县长的帮衬,陈四爷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,可生意做得再大,他每天都做噩梦,梦见杜淳来报仇。再后来,他多方打听,隐约听说杜淳老家有妻有子。陈四爷去找过,可听说杜淳的妻子已经改嫁他乡。多少年了,陈四爷的日子刚过安稳,没想到,杜子明又出现了……


杜子明道:“杜淳是我父亲。你怕别人知你老底,更怕我去报仇,于是你借魔术表演之名,想除掉我!一计不成,你又骗我去偷县长家!”


陈四爷道:“你总算不是太笨。你的模样跟你父亲当年一般无二,尤其是左眼角下的朱砂痣。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怀疑你是杜淳的儿子,后来,我派小六子去打听你的底细,更证实了我的想法,所以我只得动手把你除了,以绝后患。”


杜子明说:“从小我就没父亲,后来母亲临死前说了父亲的事,她说父亲当过土匪,不过是个好土匪。没想到,我父亲竟然死在你的手里。”


陈四爷道:“你不但长得像你父亲,性格也很像,于是我胡编了一个重病的女儿让你去救,你果然上当。”


杜子明说:“陈四爷,你忘了一件事。我虽然被诬陷盗窃,可罪不至死。如今知道真相,出牢之日,就是复仇之时。”


陈四爷“嘿嘿”笑道:“斩草要除根。你已经知道真相了,还有活着走出去的机会吗?”


杜子明冷冷地说:“你在酒里下了东西?”


“当然。不过,别人是不会知道的。牢里上上下下我已经打点过了。一会儿之后,你就会‘畏罪自杀’,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”说着,他拿起面前的一杯酒,示威似的一饮而尽。


杜子明看他喝完酒,冷不丁地道:“是啊,你也该好好睡了。”


陈四爷愣了一会儿,突然觉得哪里有水滴的声音,一低头,居然看到鼻子里有几滴黑血慢慢滴在地上。他很疑惑,马上又变得惊慌失措,道:“我中毒了?不可能,中毒的人应该是你!”


杜子明道:“陈四爷,你大概忘了,我可是魔术师。艺班子里人才济济,我从小跟在师傅身边,学的可不只是缩骨法……只有最具天赋的魔术师才能表演‘水下逃生’。我在艺班子十多年,几乎把班子里的魔术学了个遍!魔术师最大的本事就是糊弄别人的眼睛。我刚才根本没喝你的酒,我是用‘千杯不醉’的手法趁机把你面前的酒换了。你喝的,才是真正的毒酒。我娘临死前说,我爹死得很蹊跷,要我查明真相再报仇,莫冤枉好人。你以为自己的骗局很高明吗?六子管家早就提醒我要小心了!不过,再危险,我也要做下去,这就叫‘将计就计’。呵呵,现在想来,我如果不去偷何首乌,又怎会入狱?不入狱,又怎么引你说出实情?现在也应该是了结一切的时候了。”


听了这,陈四爷想大声叫喊,可是他一丝力气也没有了。那毒药的确十分厉害,几个呼吸之间,陈四爷的身体已经僵硬了。


6.真相大白


这时,从外面走进两个人,竟然是县长和小六子。


县长冲杜子明一点头:“子明,今天你干得不错啊!”


杜子明冲县长一拱手,道:“多亏县长和六子管家帮助,大恩不言谢!要不然,恐怕我已经命丧黄泉了!”


县长道:“多年来,我就觉得陈四爷行事看似光明磊落,实则卑鄙阴险。七年前,我就派小六子跟着他。小六子办事得力,很快得到他的信任。唉,这些年来,陈四爷办的恶事还少吗?囤积居奇,哄抬米价;操纵行情,牟取暴利;还设计逼良为娼……陈县的百姓越来越穷,他却越来越有钱!偏偏又做得天衣无缝,把老百姓蒙在鼓里。虽然这一切都是暗中操作,可是又怎能逃得过我的眼睛?更可恶的是:我和六子策划起义多年,也让他看出端倪,他居然要挟我,打起义经费的主意。我总想找机会除掉这只披着羊皮的狼,却无从下手。当初他变换地点看‘水下逃生’的表演时,我就觉得奇怪,当你被陷害,抓回来的那晚,我和小六子悄悄商量了一宿,决定要巧妙利用这次机会……今天,听他讲过去的事,还是觉得很意外,他远比我想象的要阴险十倍啊!如果不是你身怀绝技,恐怕又着了他的道!”


杜子明听了这些话,慢慢站起来,原来他的双腿根本没有受伤,他说:“如果不是县长放出流言说是打断我的双腿,示敌以弱,恐怕陈四爷也不会这么轻易上当!”


县长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。如果他不是这么阴险毒辣,这次也不会死,害人终害己啊!不知接下来,咱们如何善后?”


是啊,眼下陈四爷已经死在牢里,又该如何处置呢?


六子管家听了,“嘿嘿”笑道:“何不‘李代桃僵’?”说着,变戏法一般从身上摸出两张面具,说:“这是我让表演‘一般无二’的师傅特意做的,虽说瞒不了所有人,也有七八分相似……”


说着,他把东西递给了杜子明。杜子明心领神会,给自己和陈四爷分别戴上。


“新”陈四爷喃喃道:“没想到还能用上师傅的手艺。”说着,又动手把陈四爷的衣服换过来。县长和六子看了不禁点头:二人的模样几乎彻底互换,在不熟悉的人眼里,短时间内几乎看不出破绽。如此一来,“陈四爷”就可以安全返回陈家,死的人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魔术师。


几天后,县里传出消息:偷县长宝贝的魔术师受刑不过,畏罪自杀,而陈四爷在看望魔术师后,不知何故,善心大发,短短几天里,他委托六子管家处理了所有房产、生意,遣散了奴婢,又把很多财产分发下去,城里百姓无不交口称好。


做完这些,陈四爷不知所踪。后来听说,云南的一次起义得到某不明人士的大力捐助,购置大量枪弹,很快攻占了县城。更有人说,见到一个魔术师模样的人在指挥战斗,那时士兵已经喊他团长了。

脱颈之发梭哈监狱痴女来莺儿蔡锷与小凤仙送你一件藏袍 发送本文到微信
 
喜 欢

176

上一个:绝赌
下一个:辣椒辣不辣
 
大家都在搜:
相关推荐 _ 未曾阅读过的美文文章
一周最热 _ 一周热点的美文文章
 百知鸟语录推荐
友情链接:
人生语录    微语录    语录大全    句子赏析    优美句子摘抄    句子大全    柳州网站建设    肇庆网站建设    阳江网站建设    阳春网站建设   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我们 - 百知鸟文集声明
Copyright©2018 BaiZhiNiao.Cn 版权所有
粤ICP备15059877号-4
本网文章部分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原作者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三天内按照您的要求处理/广告/建议/联系我们 - Email:2894035371@qq.com
假如内容还不错的话,就分享给朋友仔门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