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给您提供最好的内容,在您的日常生活休闲中,能给您带来一份简单的阅读快乐! - 百知鸟文集 _ BaiZhiNiao.Cn 手机浏览 加入收藏   
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百姓故事 > 现代故事 > 

天不藏奸

作者:宋歌     时间:2018-01-29     浏览:759    
天不藏奸



  
  一年前的一天,去镇里开完会,正准备回村的任霞遇见了她的老同学黄刚,黄刚曾是任霞的初恋男友。
  黄刚见了任霞,老远就开始打招呼。任霞本不想理会,可是又躲不开,只好应了声。黄刚非请任霞去玩会儿不可,说他的一个朋友新开了个棋牌室,让她过去玩几把,还信誓旦旦地说:“输了算我的,赢了你拿走。”任霞本来对黄刚有气,因为任霞的弟弟前不久在外犯了事,黄刚虽贵为派出所的副所长却什么忙也帮不上,她就对他有气。今天,听黄刚这么一说,她就说好吧,因为她想宰宰黄刚,谁叫他当年曾经甩了她呢!
  刚开始的时候,任霞点背输了不少钱,黄刚也确实显现出一副好脾气,没有让任霞掏钱,接下来,任霞开始时来运转,手气一个劲的好起来,却对黄刚丁点不饶,一是一二是二。黄刚摇头叹气,捶着桌子一副很吃亏的样子,把一张张大红票子交到任霞的手里。到快收场的时候,任霞的兜子竟鼓囊起来,赢了不少钱。嘻嘻的笑容不时挂在脸上,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。
  天黑的时候,黄刚说:“最后几盘了啊,一会咱们去吃饭。”大家一致同意。几圈下来,任霞还是一盘也没输,净赢了好几千,其他人都嚷嚷着让任霞请客。黄刚便说,“别!别!别!还是我请大伙吃饭吧。”开棋牌室的老刘说,“那哪行!你们是来给我捧场的,我感激都来不及呢,哪能让你请客。你们都别争了,走,今晚的吃喝算我的!”于是,大家都跟着老刘到了附近的川湘食府。大家点了几个菜,要了几瓶白酒。老刘站起来给每人倒了一杯,轮到任霞的时候,任霞连忙捂着杯子说:“我不喝。”黄刚则伸手夺过杯子,说:“不喝我喝!”任霞嘻嘻一笑说:“好。可是你说的你喝啊。”便不再拦他。
  可是,随后,三个人却同时将杯子举到任霞面前,任霞说:“我说的我不喝。”另外两个人还是不依不饶,站起来加重语气说:“不喝不行,今天都得喝。谁不喝谁就蹲着尿!”其中一个说起了荤话,说罢又自个先嘿嘿笑起来,另一个,则接着打荤,“人家任霞本来就是蹲着尿的。”随后众人又是哈哈一笑。黄刚则伸手给银霞端起来,像劝新媳妇喝汤似的:“就喝一点吧,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,你知道这多钱一瓶吗?比香油都贵哩。来来,喝点吧,不碍事。”任霞还是坚持着。黄刚见任霞一直坚持,也就不再勉强了,随后便豪爽地一挺身把自己的杯子举到嘴边,猛地喝了一大口,杯子里的酒一下子下去三分子二,便把任霞的杯子倒入其中,仗义地说:“这总可以了吧。”任霞不得已同意了,于是不情愿的端起了酒杯,同大家碰在了一起。任霞心想,我这可是第一次喝白酒,得悠着点。到饭场结束的时候,任霞脸颊火辣辣的发烫,竟感觉有点头晕。回家的时候,走到门口,黄刚竟在她屁股上捏一把,装着醉酒的样子走了。大夏天的,女人穿的裤子都贴皮贴骨,他这一摸令任霞心里悚然一惊,心里砰砰直跳。
  回到家里,任霞躺在床上,还在摸自己的屁股,摸黄刚捏过的地方,感到黄刚下手有点重,竟有点痛。但那个地方就像电流的发源地,麻酥酥地将电流传遍全身。任霞翻个身,竟感到浑身火辣辣的,有一股热流在体内冲撞,想发泄,却又找不到出口。她想,黄刚这家伙就是帅,现在是越来越帅了,又会讨女人欢心,怪不得镇上有好几个大姑娘、小媳妇的都同黄刚有关系,难道黄刚那地方长的就跟人家不一样?想到这,她感觉很害燥,心里好笑,觉得自己太下贱了,这想的是什么呀?她明白黄刚今天捏她一下子是啥意思。那是在向她传达信号。看来以后得提防着点。这时手机响了,是老公王小虎打来的国际长途。王小虎说:“老婆,睡了没?”银霞便觉得好笑:“睡了还怎能和你打电话?!”王小虎就嘿嘿一乐,忽然压低声音说:“想我没有?”银霞的一个指头含在嘴里不说话。王小虎等了半天说:“咋没音了?”银霞光着身子像一条美人鱼静静的靠在被子上一动不动。过了半天,看了看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小虎已经挂了。伸手摸摸下身竟有些湿粘。
  过了几天,任霞骑着电动自行车到镇上购物,在家具城里,看中了一个梳妆台,可是卖家具的嫌路远,不愿意送货上门,任霞正愁没法弄回家呢,不巧又碰到了黄刚。任霞一见黄刚竟不自觉的脸红心跳起来。黄刚很会察言观色,见此情形,自告奋勇地说:“为人民服务,是我们的宗旨。我帮你送回家吧。”任霞没有推辞,只说了声:“好啊,那就谢谢你了!”
  黄刚没有开警车,而是就近找了个小货车,把家具送到了任霞的家,任霞客气道:“进屋喝杯茶再走吧。”黄刚心想正求之不得呢。于是,便不客气地坐了下来。任霞开始泡茶、倒茶,就在任霞弯腰倒茶的间隙,黄刚的一双眼便溜进了任霞的胸口里去了,那可是一对无比白皙、无比坚挺、无比饱满、无比性感的乳房啊,看的黄刚直咽口水。直到任霞把茶送到他的跟前,并说了声“喝茶”,他才回过神来。
  黄刚端起茶杯猛地喝了一大口,但随后便“噗”地一声又全吐了出来——茶太烫了。黄刚痛苦地吐着舌头,任霞则哈哈大笑,“瞧你急的!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黄刚便假装骂道:“坏死了你,茶这么烫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之后,便一直表现的痛苦不堪。任霞这才止住笑,认真起来,任霞凑近黄刚,说:“我看看。”黄刚便吐出舌头让她看,可是,任霞刚要仔细查看,黄刚便一把抱住了任霞的腰,任霞一愣神,黄刚的唇便又压到了任霞的唇上。任霞起初还在反抗,可是,她哪里逃脱的掉黄刚这个情场老手的魔爪呢。很快,黄霞的身子便酥软起来,任由黄刚摆弄。说真的,黄霞的老公王小虎出国劳务快三年了,她也就三年没有被男人亲近过了,而女人的那股劲一旦上来了,却是不容易很快消退的。于是,他们从外屋一直亲到里屋,边亲边脱,不几下,就双双赤裸裸的躺在床上,颠鸾倒凤起来。久旱逢甘霖、干柴遇烈火,加之本来他们就有一定的感情基础,所以,那一场爱,他们做的可谓是地动山摇,日月无光,爽快无比。
  临别,任霞说,“你个死鬼,真的不一般,爽死老娘了。可否以后常来。”黄刚则哈哈一笑,“这个绝对没问题。你弟弟那事,我实在没办法,他是贩毒,神仙老子也帮不上啊。”“哼!不提那事了,我不怪你!”任霞不愿意提起他的弟弟。
  从此以后,任霞常找借口到镇上,黄刚也是找各种机会,二人一见面,不论是在车里,宾馆里,还是原野、树林,几乎都留下了他们做爱的痕迹。当然了,风言风语,也是满天飞,镇上的人几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只是囿于黄刚是镇里的派出所副所长,没有人敢明里说。而村长王老虎,虽然是一村之长,是任霞的公公,也一直蒙在鼓里。
  一年后的一天,一大早,派出所里。“黄警官,我儿子又托梦给我了,他仍旧说他死的好惨,让我为他报案……”还没等王老虎说完,黄警官就打断了他的话。
  “我说老王啊,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信那个,你儿子是病死的,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,他是死于心脏病突发。你老这个样子,是会妨碍我们正常公务的……”王老虎一听,急了,便也打断了黄警官的话,“可是他确实死的很惨,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死相——七窍流血,双目圆睁,那是死不瞑目啊。”
  “那又怎么样呢?现在我们已经结案了,除非你有什么新证据?否则,我们是无法重新启动调查程序的。好了,黄泉路上无大小,你节哀吧,我还有个会,你先回去吧?”王老虎就这样被打发了出来。
  世上最难过之事,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半个月前,王老虎的儿子王小虎突然于午夜时分暴毙于自家的门前。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系他杀。家里人便草草的将其埋葬了。可是,头七未过,王老虎便连续两个晚上梦见王小虎,说他是被人害死的。可是被谁害死的?又用什么手段害死的,王小虎却没有说。
  派出所不管,王老虎决定自己调查。可是,怎么调查呢?老王犯愁了。日子一晃又半个多月过去了。
  这天晚上,王老虎吃过饭后,正在家中院子里坐着发呆,突然从院外飞落下一团东西,刚好落在脚前,王老虎当时被吓了一跳,急忙捡起来打开查看,发现是一枚鸡蛋大小的石子裹带着一张纸团,上有歪七八扭的四个字“天不藏奸”。天不藏奸?这是啥意思?一个“奸”字还特别突出。似在提醒,谁有什么“奸情”。王老虎想不明白,赶紧出了院门,他想看看是谁扔进来的石头,可是,院外早就没了人影。
  一句“天不藏奸”让王老虎左思右想,似乎有所明白却又不敢确信。这晚,午夜时分,当王老虎又一次从噩梦中醒来,就再无睡意。于是,他披衣下床,信步走出院外,不知不觉来到了儿媳妇任霞的院外。忽地,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开关门声,什么情况?是儿媳妇起夜?不应该啊,那是院门的声音。莫非有贼?王老虎脑子一热,就要喊儿媳妇的名字。可是,他忽然又想起“天不藏奸“这四个字来,尤其是那个字迹突出的“奸”字。王老虎踌躇了半刻,决定进到院内看个究竟。
  院墙低矮,翻墙入室,不是难事。可是,进到院落后,老王瞬间就像个雕塑一样的钉在了堂屋门前。一句“想死我了!”的男人的声音,从灯光暧昧的儿媳妇的屋里传来,显得格外的刺耳。一时间,王老虎恨不得自己是个毫无感官的死物。毕竟,没有感觉,就不会感到痛得想要死去。疼痛传至四肢百骸。冷意,透彻心扉。原来,语言也会像匕首,伤人更彻底。那一刻,王老虎真的情愿是个聋子——听不到。可是,他的心里却在咆哮,因为接下来那源源不断的话却句句扎进老王的神经、骨髓。可以想象得到屋内此刻正在上演怎样的活色生香,那个女人,王老虎永远不可能认错她的声音。还有那个男人,王老虎只想砍了他,他是他耻辱的见证。但王老虎只能僵在原处,门把上的手紧握,指尖发白,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。
  难怪他们会那样对待小虎的死,一个是派出所的黄副所长,一个是村妇女主任,一个是狼,一个是狈。当他们狼狈为奸的时候,当自己老婆的奸情被撞破,失去理智的王小虎怎能不被气死。王老虎瞬间明白了,小虎的死是咋回事了。
  一个多月前,小虎曾打越洋电话给老王,说他近期就要回国,但让老王先别告诉她,说要给她一个惊喜。不料惊喜变成了惊煞!小虎的心脏本就不好,受不得刺激。他准是回来的那天晚上撞见了他们的奸情,受了剧烈的刺激,导致心脏病突发,他那是被活活气死了的啊,而他们就是杀死小虎的刽子手!
  天呐!我该怎么办呢?难道就这么捉奸吗?可是,理智告诉他,即便捉奸了又能怎么样?一个是寡妇,一个是警察,即便通奸,也是拿他们没办法的呀!可是,难道就这么便宜了这对狗男女吗?儿子尸骨未寒,他们就急不可待了。不行!我王老虎不管怎么说也是堂堂的一村之长,好歹也是个有脸面的人,这样的事情我绝不答应。
  王老虎跑到灶堂,摸出把菜刀,但掂了掂后,觉得不称手,又放下了。最后,在南墙角找到了一桶汽油,随后不久,王家小院里便火光冲天,后来虽经扑救,终是回天乏术,清晨,废墟里人们发现了三具被烧得面目全非了的尸体……
  


 
喜 欢

404

上一个:拣来的老婆
下一个:没有听懂的英语
 
大家都在搜:
相关推荐 _ 未曾阅读过的美文文章
一周最热 _ 一周热点的美文文章
 百知鸟语录推荐
 绿叶鸟健康推荐
友情链接:
美女大全    性感美女图片    大胸美女    美女翘臀    大胸妹子    美女图片大全    人生语录    微语录    语录大全    句子赏析    优美句子摘抄    句子大全    健康小常识    生活小妙招    生活小常识    柳州网站建设    肇庆网站建设    云浮网站建设    江门网站建设    阳江网站建设    阳春网站建设   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我们 - 百知鸟文集声明
Copyright©2018 BaiZhiNiao.Cn 版权所有
粤ICP备15059877号-4
本网文章部分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原作者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三天内按照您的要求处理/广告/建议/联系我们 - Email:2894035371@qq.com
假如内容还不错的话,就分享给朋友仔门吧